他山之石:浦东经验2 - 内容 - 徐汇教育
用户: 密码:
首页 > 教育督导 > 督学研究
他山之石:浦东经验2
2012-09-10 作者(来源):徐汇区人民政府教育督导室

 

应对“督导需求”的督前准备

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“督导方案”制定中的方法谈

 

督学人员在清晰并确认学校督导需求后,就能较好地把握住学校内在的迎接督导的工作节奏。对他们而言,此时最为关键的是要着手制定对学校的督导方案,并思考配置最佳的“督导专家”,引导整个督导团队去突破学校督导中的“瓶颈”问题,寻求最优化地满足学校督导需求,以专业化的服务来促进学校的发展。

一、督导方案制定中的常规要素

就学校督导活动的开展而言,督导方案是督导工作的计划。没有这个计划,督导活动的有序性将无法实现。因此,督学人员对督导方案的重视,已经成为职业性的习惯。

从传统常规来说,督导方案通常涵盖以下六方面的基本要素:

一是学校概况。主要内容包括:学校名称;现任校(园)长;学生人数;教职工人数;以及必要的学校情况介绍,等等。

二是督学队伍。具体分为专职督学、兼职督学、轮值督学以及特邀的课堂教学(保教活动)听课教师。他们分别负责督导范畴内的相关内容,并依照分工开展督导评估工作。

三是主管督学。作为督导团队的管理负责人,其责任主要是协调与校方督导活动中的各种工作关系,并处理相应的督导事务。

四是责任督学。也有称为“报告督学”,具体负责本次督导的专业性活动,涉及到督导前的自评指导、方案制定;督导中的自评报告会、信息汇总会和口头反馈会;督导后的撰写督导报告和回访工作。

五是督导范畴。主要有两大块内容,即:一是学校发展计划中“目标”达成度情况;二是具体的指标体系。就新区第二轮学校发展性教育督导而言,中小学有课程改革、校园文化、资源利用、师资队伍、学生发展、规范办学和自主发展;学前教育有园务管理、课程教学、保健保育、队伍发展、幼儿发展和财务资产。

六是督导进程。对学校督导的总体安排,结合督导活动的主要内容可从时间维度来进行分解。如某校的督导进程是:2011630下发督导通知;2011920自评指导和问卷调查;20111012-13日现场督导;20111120下发督导报告。

就督导的一般要求而言,上述要素似乎表达得比较清晰,有内容、有人员、有分工、有安排、有组织。但是,从“督导”与“被督导”双方的相互关系来看,显然可见:内容都为“督导方”的单向性安排,作为“被督导”主体----学校方,并未真正、主动、积极进入督导状态,其中不乏有应付、消极、被动的心理情绪,主题词“你要督我,而非我要督”。

鉴此,作为督导人员,可否作方案“内容元素”的技术性调整,使学校动起来呢?其中的关键,在于使督导方与被督导方互动起来,变传统的单向性权威式督导方案为双向性的民主协商式督导方案。第二个讨论话题应运而生,其催生点就是“督导需求”。

二、督导需求引发督导方案制定的新发展

在上文督导方案“传统常规”六要素的基点上,立足于学校的发展,立足于与学校之间的双向互动,我们在督导方案制定中增加了两个要素,即:七是学校的督导需求;八是该校教育督导的重点。同时,对督学队伍的建立增添了对特邀专家的针对性思考。

笔者认为,这三点的增加,是学校发展性教育督导在督导目标“提高针对性、力求实效性”层面上的新突破、新发展,也能更加充分地体现第四代教育评价理论“协商、建构”的核心价值取向。

学校督导需求的提出,表明了学校对教育督导的态度。从某种意义上说,凡有需求即意味着学校具有较强的主动性、积极性。而督导方对学校督导需求的最优化满足,就可以最大程度地使“双方”互动起来,变一个督导积极性为两个督导积极性,督导关系必将得到极大改善。

如果督导需求是真实地反映了学校的客观实际,那么督导方案的重点也就显而易见了。我们可以认为,如果督导的重点就是学校的督导需求,那么督导中的学校主动性、积极性就能得到最大化的调动。

在此基础上,我们还要关注人的要素影响。要想真正通过督导重点解决学校的督导需求,对(二)督导队伍要素,必然要做相应的人员优化,为学校发展提供有效的建议。

因此,在督导需求的引发意义下,(七)、(八)及(二)的改进等三个要素,并不仅仅是简单的数字相加,而是体现:实质性的督导方案新发展。

三、“三个核心要素”的展开讨论

立足于八个要素的讨论,我认为就学校发展而思考督导方案的制定,核心要点是督导需求、督导重点和督导队伍。

首先,关于督导需求的讨论。在督导方案制定过程中,督导人员对督导需求的把握,已从自评指导时的实践性验证把握,进入到制定中的文字性把握。这里,特别要提醒语言要力求简洁,意思要表达清楚,真正具有学校的个性。这段时间我们对幼儿园进行督导,课程建设是幼儿园的共同的督导需求。但是,要结合每个幼儿园的实际写出针对性的需求难度是有的。诸如“基础性课程与特色课程的融合”、“特色课程建设如何满足当地家长的要求”是督导需求,但显然还比较宽泛,现实意义不够。

其次,关于督导重点的讨论。实际上,督导重点是可以通过多种信息收集渠道来取得的。但是,就督导需求引发督导重点“通道”论,是需要督导人员进行智慧性判断。若千篇一律的“唯需求导出重点”论,这是形而上学论,不可取!我们必须对“需求”做出针对性分析。如果需求隐含的问题,对学校的发展确实是核心的突出障碍,则是督导重点;反之,仅仅是学校的需求,而不是学校发展的核心突出障碍,就不能、也不是学校督导的重点问题。对此,督导人员必须要有清醒的认识。同时,督导人员必须对需求进行两次判断,即:先判断是否真实需求;再判断是否反映学校发展中,突出障碍性核心问题下的突出需求,此时的“重点”才可能是有价值的。

再次,关于督导队伍的讨论。在上述要求下,必须在督导实践中借助相关的专家力量,即专家的专业特长与督导“重点”相匹配,是应对此“重点”的专业人士,同时凝聚督导团队的力量,督导有分工,重点不分工,团队攻关,借用组织智慧突破重点,求得学校督导需求的满足最大化,这种“个体+集体”的工作模式将是学校督导发展对人力资源提出的战略要求。


关闭窗口
 
 

 
版权所有:上海市徐汇区教育局 地址:上海市漕溪北路336号
邮编:200030 电话:64872222
建议使用IE5.0以上浏览器 建议采用1024*768的分辨率
网站导航